东方神剑—中国北京军区特种侦察大队

“东方神剑”是中国北京军区特种侦察大队的称号。作为中国九支特种大队之一,北京军区整个特种侦察大队虽仅有三千人,但其队员却是从北京军区和地方数十万士兵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精兵强将,可以说每一个特种兵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北京军区特种侦察大队是中国名副其实的“皇牌部队”,不论从哪方面来考察,北京军区特种侦察大队都不会落后于其他特种部队。由于具有便利的地理位置和充裕的军区资源,北京军区特种侦察大队在资源分配和人员选拔上十分有优势。在进行特种兵筛选的时候,有大量士兵可供挑选,由此保证了特种兵的质量,给特种侦察大队的发展提供了最基础条件。每一位士兵从战场侦察到反恐作战,不仅能自如地运用常规装备,也精通各种高科技装备;不管是涉及空中还是海上的行动任务,不论任务有多艰巨,他们都能够出色地完成,一次又一次为大队获得了一份又一份来之不易的荣誉。北京军区特种侦察大队自组建以来,先后完成中央军委、总部、军区赋予的40余项重大军事任务,荣立集体三等功,因此被总部机关誉为“能侦善打的一代精兵”。

除了拥有一批优秀的特种兵,北京军区特种侦察大队还有先进的武器。在武器装备方面,北京军区特种侦察大队是全军最先发配新型作战头盔和95式自动步枪的单位。他们又是首先装备具有“强大爆炸力”单兵爆破器和便携式激光致盲器等先进装备的特种兵单位。北京军区特种侦察兵的装备有GPS/GLONASS交联卫星定位系统,精度可达3-5米;地面监视雷达、无人驾驶侦察机等先进侦察和定位手段,可在短时机内“透视”方圆近百公里范围内的“敌”导弹发射阵地、指挥控制中心等战略目标。

北京军区特种侦察大队还有一支动力飞行伞分队,可远距离飞跃数十千米的复杂地理障碍,隐蔽接敌。每位侦察兵还能利用携带的迫击炮、火箭筒和喷火器等多种武器,以迅雷之势,将“敌”直升机平台、导弹阵地和侦察雷达预警系统等要害部位,尽数摧毁。

精彩回顾

1、成功破袭“蓝军”

北京军区特种侦察大队成功地完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首次机载特种兵“破袭战”演练。这是华北某机场,“破袭战”演练即将拉开序幕。在机场上空俯视可见:钢盔、匕首、迷彩服;机枪、电台、火箭筒;一支全副武装的特种侦察兵,在机场整装待发。他们精神抖擞,意气风发,这预示着“破袭战”演练志在必得。

不到一会,演练正式按时拉开序幕。一切准备就绪,飞机开始运行。只见直升机的螺旋桨在飞速旋转,特种兵们一个接一个敏捷地登上飞机。随着一阵轰鸣声响,直升机如剑一般直刺蓝天,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火速飞往百里外的“蓝军”占区。

身在飞机上的东方神剑特种兵们肩负着重大的使命。他们要在短时间内打一场漂亮的破袭战。他们要悄无声息的深入“蓝军”后方,以出其不意的闪电行动捣毁“蓝军”指挥所、通信枢纽和后勤补给等关键设施,目的是配合“红军”大部队与“蓝军”的正面作战。

这项神圣的任务落在负责此次行动的指挥员身上。当然,指挥员之前早已全盘计划作战方案。机舱内,指挥员在进行分工,破袭一组、破袭二组、指挥组、火力掩护组、救护组迅速成立。“小群多路、打、炸、烧相结合,速战、速决、速撤离”的作战策略也很快确定下来。

直升机穿云破雾,终于出现在“蓝军”纵深地域。在空中俯视,“蓝军”指挥所、仓库等重要目标已隐约可见,战斗最佳时机已到。于是指挥员毫不迟疑,一声令下,直升机在荒野中紧急降落。侦察兵们像猛虎一样窜出飞机,奔向破袭目标,直升机的螺旋桨在不停地转着,随时准备接应撤出战斗的官兵。

破袭一组冲向“蓝军”指挥所和通信枢纽,冲锋枪、轻机枪、加重手榴弹、四0火箭筒以猛烈的火力进行袭击,枪声、爆炸声瞬间响成一片,指挥所中的残“敌”被全歼。

破袭二组直奔“蓝军”油库、弹药库。喷火手的火焰喷射器射出条条火龙,将油库、弹药库引燃、引爆。顿时,火光满天,地动山摇。这真是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

这时,“蓝军”援兵纷纷扑来。破袭组见情况不妙,决定见好就收。于是,火力组掩护破袭组撤出战斗。短短十几分钟,破袭成功,特种兵返回直升机。“滴滴答答”,微型电台向上级报告演习成功的喜讯。蓝天下一片火光、硝烟,特种兵们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2、激战36小时

2000年7月17日凌晨,华北某地。80名身背特种作战装备的特战兵正潜伏在一片密集的青纱帐中。前面等待他们的是一场严峻的考验。他们组成16个特种作战突击小组,要在36小时内连续奔袭80公里,完成向“敌”G4I指挥控制中心侦察、渗透,并最终将其摧毁等17项战斗任务。

这次演练的难度、强度、险度,均超过了国际侦察兵比武标准。以下是这次北京军区特种侦察大队演练中的几个精彩镜头:

(一)武装泅渡突袭“敌”岸

经过艰辛的徒步,特种兵们终于到达行动目的地。这是一座上百平方公里的大型湖泊,特战兵在这里开始他们的第一个战斗行动——秘密武装泅渡,突袭对岸“敌”岸防重要目标。“出发!”随着队长低沉的命令,特战兵们纷纷从青纱帐中匍匐而出,眨眼工夫就潜入水中。

这时候,只见宽阔的水面上,大浪一个连着一个,开始还列阵整齐的特战兵们一会就被大浪打得七零八落。可大浪击退不了士兵们的斗志,大家依然奋勇争先,士气高昂。他们在用行动谱写着一曲又一曲浪花赞歌。“轰!轰!”随着侦察兵利用夜暗秘密潜入“敌”岸后,“敌”岸防阵地突然响起猛烈的爆炸声,宣告特战队突袭成功。浑身湿透的特种兵们没有休息的空隙就得急忙奔向另一个目标。

(二)山涧架设独木桥

对“敌”岸防目标突袭成功后,指挥部命令特战队员们迅速向“敌”纵深穿插,在M地域集结。队员们来不及喘息,立即分路疾进。此时的情况更加糟糕,“敌”方已发现特战队行踪,并开始利用各种手段展开搜捕和追杀。天上无人侦察机低空盘旋,地面部队沿途设障,把守要点。特战兵们要想方设法跨过这些重重障碍,到达M地域。

上午11时,当“特战”兵历经千辛万苦突破雷障区、铁丝网等层层封锁,到达某地峡谷时,前方出现一条4米宽、几十米深的山涧,部队无法通过,队员们站在山涧前不知所往。还是队长审时度势,当机做决定。“搭建独木桥!”队长当即命令道。

“大家跟我来”的话语未落,只见身材敦实的组长带领4名队员奔向圆木堆放点,率先将第一根圆木抬到山涧边,用力将圆木竖起来,瞄准方向,只听“轰隆”一声,圆木稳稳倒地,搭连在山涧对岸,第一座独木桥架设成功。第二组、第三组……山间小路上,只见队员们来回穿梭,沉重的脚步踏出一溜烟尘,低沉的号子声不时惊起林中小鸟。

11时30分,侦察兵将16座独木桥按时搭成,全体队员通过山涧。连续高强度体力消耗,队员们累得直喘粗气,大家刚想坐在地上小憩一会,又传来“立即出发”的命令。

(三)冲出设防区

这里峰高崖陡,峡谷纵横,灌木丛生,野兽出没。此刻,特战队正面临一场残酷的战斗:在漆黑的夜里,要准确判定方位,在十一小时内穿越35公里的原始森林,避开“敌”各种现代侦察器材。

夜,伸手不见五指。由于山高谷深,“特战”兵们携带的卫星定位仪失灵。为检验“特战”兵在恶劣条件下的走、打能力,演习指挥部事先在这里设下几处藏有“线路图”的情报点,队员们只有找到一个个情报,才能走出森林和避开“敌”抓捕。而在地形生疏、“敌”情四伏的夜里,要找到“线路图”,无异于大海捞针。

第一突击组经过艰难搜索,终于在一棵老树下找到了第一份情报。他们立即按图向第二个情报点进发。

第九突击组在一人多高的灌木丛中穿行近3个小时,两次翻越千米大山,跨越数条峡谷,才把二号情报拿到手。当他们走出设防区时,离规定时间仅剩下了几分钟。

第十一突击组在进入设防区20公里处的“一线天”时,遭遇“敌”巡逻队,“特战”兵从夜视器材中发现,自己已被包围在不足百米的峡谷内。危急关头,组长带领队员与“敌”短兵相接,展开激烈的搏杀,并迅速选准方向快速突围,消失在夜幕中。

黎明时分,经过一夜激战陆续走出“敌”35公里严密设防区的队员们,个个已精疲力竭,许多队员的迷彩服被挂破,一些队员的脸上和手上被划出道道血口。到18日上午11时,16个特战小组,有13个按规定时间冲了出来。

(四)“飞”上绝壁捣“敌”巢 这是一处有20多层楼高的绝壁。特战队员要从这里徒手攀越登顶,奇袭“敌”阵。“上!”一声令下,第十六组组长身背行囊和特种器械,带领队员像爬墙虎一样紧贴绝壁快速向顶峰攀去。刚到50米高度时,组长接连踩掉3块大石头,身子悬在半空中,战友们都在为他担心。此刻,组长双手紧紧抠住石缝,又继续攀登。

紧接着,刀削般的绝壁上,“特战”队员们一个个紧贴着崖壁往上“飞”。不一会工夫,数十名“特战”兵便攀上了崖顶,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了“敌”C4I指挥控制中心的附近地域,利用侦察监视器材,开始对“敌”实施全方位侦察,等待出击。

夜幕降临,山谷中一片寂静。“开始进攻!”随着一道密电传给每个“特战”兵,霎时,全副武装的勇士冲出密林,突破“敌”设置的重重障碍,利用多种武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摧毁“敌”直升机平台、导弹阵地和雷达预警系统等要害部位。紧接着,他们引导远程火力对“敌”指挥控制中心实施毁灭性打击。待“敌”增援部队赶来时,特战队早已无影无踪。

3、扬威第十届“爱尔纳·突击”国际特种侦察兵大赛

北京军区特种侦察兵代表中国参加2001年8月8日举行的第10届“爱尔纳·突击”国际特种侦察兵大赛,以绝对优势夺得外国参赛队团体总分第一名和比赛科目中的9个单项第一,刷新了“爱尔纳·突击”10届以来多项新纪录,并获“军事技能最佳表现奖”,令世界特种部队刮目相看。这是中国军队自l998年应邀参加比赛以来,取得的最佳“战绩”。

爱尔纳·突击”国际特种侦察兵竞赛始于l992年,由爱沙尼亚国防部、国防军司令部等机构主办。“爱尔纳·突击”国际特种侦察兵竞赛是远距离敌后渗透侦察作战对抗演习活动,邀请各国特种部队参加。比赛在堪称世界作战环境最恶劣的爱沙尼亚东北部的原始森林里展开。竞赛以高难度、大强度、远距离、多课题和“惊险惨烈超乎想象、真枪真弹酷拟实战”而闻名世界。

竞赛中,各国特种兵要负重30多公斤武器装备和生存物资,在毫无补给的情况下,有千余假设敌前面堵截,后边“追杀”的激烈战斗中,4天3夜连续奔袭近200公里,完成复杂水域划舟、抢滩登陆、通过雷场、悬崖攀登、战场救护、步枪和手枪射击、与假设敌对抗和敌情侦察等19个正式比赛课目和3个表演课目。侦察兵在此接受死亡的考验、肉体与精神的折磨、胆略与意志的磨炼,挑战生理、智力和技能极限,是各国侦察兵综合战斗力的较量,被各国军方称为“死亡角逐”。

第10届“爱尔纳·突击”国际特种侦察兵大赛参赛国家有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等军事强国,还有头号军事强国美国首次加入,参赛队也由以往20多支,增加到31支,这表明北京军区特种兵创造的佳绩来之不易。比赛结束时,竞赛组委会主席哈利·海因紧紧握住中国队领队苏向东的手赞叹说:“中国侦察兵创造了奇迹!我向你们表示祝贺!”这再一次证实了中国特种侦察兵的实力非凡,名正言顺。中国特种侦察兵也由此扬眉吐气于世界特种兵的大舞台。

携着这份可贵的荣誉感,北京军区特种侦察大队的士兵们将戒骄戒躁,一如既往,继续努力,为国家为军区献出自己的满腔热血,让血汗挥洒的青春无悔!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九年,傅尔丹疏言,科布多(今蒙古吉尔格朗图)
    “东方神剑”是中国北京军区特种侦察大队
    历史是严谨的,但也是有趣的。有时候恶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