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异事|飞机上喝了杯酒,下飞机就要被抓?

 Ellie Holman是一名在来自瑞典的牙医,今年44岁,事业有成。

  她的男友是英国人,平时都和他们的子女一起生活在英国。

  7月13日,她带着自己的四岁的女儿Bibi,从英国坐飞机到迪拜旅游。

  这趟飞行全程大概8个小时。

  飞机上,服务周到的空姐,非常热情地给乘客们提供饮料。

  飞机上空姐分发饮品的时候,Holman要了一杯葡萄酒,喝了一点。

  (Holman和小女儿Bibi)

  然而,下了飞机,带着女儿正准备过海关入境时,

  迪拜的海关签证人员,却非常严肃地对Holman说:

  你的签证已经过期无效了,你必须马上返回伦敦。

  Holman这下懵了:不可能啊,怎么好好的突然就说自己签证过期无效了呢?

  自己之前也曾多次来迪拜旅游,这次也和往常一样,是带小女儿来度假5天的。

  而且,持有英国护照在迪拜是可以落地签的,如果现在这个真的无效了,那要不重新办一下?

  Holman继续询问签证官,能不能重新申请落地签证。

  但是,签证官粗鲁且不屑地拒绝了Holman的申请,

  并且开始询问,Holman是不是喝酒了。

  Holman这下更懵了,她回想了一下刚才的确是在飞机上喝了酒。

  于是就和签证官承认了,但是这和签证有什么关系呢?

  就在她和签证官争论没几下后,突然就有警察出现,把她包围了。

  随后,不管Holman怎么解释和抗议,警察们都不理会,

  只是把她和她的女儿,给关押了起来。

  他们没收了Holman和女儿的护照,手机,

  并且要求Ellie去抽血以检测她体内的酒精浓度。

  Holman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

  她忐忑不安的她要求要给自己的男友,孩子们的爸爸打个电话。

  但是警察拒绝了,并把她关进了机场拘留中心。

  难道因为在飞机上喝个酒,或者签证有点问题,

  就要被这样关押起来,连个辩解和联系外界的机会都不给吗?

  在不安地被关了不知多少个小时后,Holman的血液检测结果出来了:

  她血液里的酒精浓度为0.04%, 这个酒精浓度不高,甚至低于英国对酒驾的浓度定义。

  但是,就算是这样低的浓度,只要能证明她的确喝了酒,那在阿联酋、在迪拜,也是违法的。

  她们母女俩,要被继续关在拘留中心,等待审判。

  为什么0.04%的血液酒精浓度,连酒驾都够不上,就要遭到这样的对待?

  恩,阿联酋是一个对饮酒管理很严格的国家,虽然迪拜算是阿联酋里一个相对包容、开放的酋长国,每年都有世界各地的游客到此游玩,

  但关于饮酒的限制,相比世界上其他世俗国家还是非常严格的。

  比如公共场合不可以饮酒,只有在一些特定的有饮酒许可证的酒吧或者餐厅,外国游客们才可以喝酒。

  如果不熟悉这个规矩,游客们很容易被罚款甚至监禁,像Holman这样被关起来。

  但是,Holman喝酒的时候,是不知道禁酒的规定已经严格到“在飞往阿联酋的航班上都不可以饮酒”的程度。

  毕竟要严格说起来,飞机上到底能不能算是阿联酋的公共场合呢?

  况且当时她喝酒的时候,还没有真正入境迪拜啊!

  另外,酒本身也是航空公司的空姐提供的,

  如果这样都犯法,为什么飞机上的还要给乘客们准备酒呢?

  接下来的经历,对Holman来说简直是噩梦一样:

  她的女儿太小,离不开她,所以被和她一起关在了牢房里。

  牢房的环境特别脏乱差,女儿被迫在地板上小便,受不了的Bibi一直大哭。

  Holman被逼着不得不自己动手打扫牢房,想办法讲故事安抚女儿。

  并且,拘留中心的食物极其难吃,Holman和女儿根本无法进食和入睡。

  (和Holman一起被扣押的小女儿Bibi)

  这样煎熬了三天后,Holman迪拜的朋友终于将她从拘留中心保释了出来。

  但是,她的护照被没收了,被告知只能留在朋友家里等待。

  关于她“喝酒违法”的审判,可能需要长达一年的时间。

  此时本来还在英国工作的男友,也赶紧放下工作飞到了迪拜,想要把两母女接回去。

  在听过母女俩的遭遇后,她男友Gary非常气愤,并且联系人权维护组织寻求帮助,

  想要让一家人尽快离开迪拜回家去,更想要为她们不公的遭遇讨个说法。

  (Gary和他们的三个孩子)

  他们把事情告诉了记者,很快就引起了包括迪拜、英国、欧洲的媒体关注。

  “一个44岁的妈妈和她4岁的女儿,因为在航班上喝了一点酒,

  就被强行扣押在拘留中心,忍受各种不公对待!”

  这样的消息,对于很多想要来迪拜旅游的外国人而言,是非常匪夷所思的。

  迪拜每年有超过1400万的外国游客,旅游业也是迪拜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支撑点。

  但是,在去迪拜的飞机上,因为在还没有真正入境前喝了空姐提供的一杯葡萄酒,就被关押扣留起来,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法律?

  Holman也非常气愤地表示:

  自己这辈子从来没有违法过,如果她早知道在飞机上喝酒也是被阿联酋法律禁止的,她一定不会从空姐那里接下那杯葡萄酒。

  “我也不相信,如果航空公司知道后果会如此严重,还会递给乘客一杯酒。”

  事情越闹越大,欧美各大媒体都开始跟进。

  眼看着时态越来越严重,

  终于,迪拜的酋长Sheikh Mohammed亲自出来干预了这件事情!

  他要求立刻解除对Homland的监禁,返还她的护照,向她保证她可以随时离开,并不会受到任何指控。

  同时,他还代表迪拜政府向她道歉,承诺愿意承担她们一家人回国的航班费用。

  就这样,在带着女儿被关押了三天,滞留迪拜差不多一个月后,

  Holman终于回到了英国的家,回到了家人们身边了...

  Holman因为在飞机上喝了一杯酒,就被这样粗暴地对待,可以说是很倒霉了。

  但是,她也算幸运的,能够通过媒体和各种组织的呼吁,最终顺利被释放。

  那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其他并不了解如何维权的人身上,会是怎样的结局,还要忍受多久关押的痛苦呢?

  虽然说每个人,在国外的时候,都或多或少地需要入乡随俗,尊重当地的民俗,遵守当地的法律。

  但是Holmand的遭遇却让人觉得非常冤枉,也让人对前往迪拜旅行感到不安。

  或许,这次事件也是对迪拜的执法者和旅游业的一次警醒吧...

  希望同样的事情,不要再次发生了..

核心提示:“所有军队都有逃兵现象,但逃兵还是占少数。俄国军队中有整个营集体开小差的情况。一旦抓到都会枪毙。”

参考消息网7月22日报道 西班牙《世界报》7月12日发表了题为《关于一战的细节和奇闻轶事》的文章,文章通过历史学家里卡多·阿托拉、卡洛·卡兰西和赫苏斯·埃尔南德斯,以及收藏家何塞·米格尔·阿尔韦特,我们了解到了一些关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奇闻轶事。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一战战场上已经开始使用电话(资料图片)

饥饿

战争年代就是饥饿的年代。漫长的四年饥饿就更可怕了。所有参与一战的国家都对这段记忆刻骨铭心,但在奥地利、俄罗斯和德国民众的心中更是绝望的回忆。这就是所谓的“德国芜菁之冬”(1916-1917年)。阿托拉说:“英国人的海上封锁从一开始就很严厉,但后来的情况越来越糟糕。有一些儿童的照片很恐怖,就像集中营里的孩子一样。”此外,作为餐桌上的重要食物,马铃薯也遭遇歉收的一年。芜菁取代了马铃薯,但芜菁所含的热量要少得多。悲剧发生了,因为营养不良、食用有毒性的替代食品和严寒(煤炭同样短缺)而死亡的平民成倍增加。骚乱和罢工便不可避免。鲁登道夫将军的回应是:审查和镇压。阿托拉说:“在战争期间总是优先保障军队和前线的供应。但前线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因此大家共同想办法寻找食物。”例如用手榴弹拉环做的工艺品或烟草来交换食物。法国人和英国人的食物配给从数量和质量上来说也不太理想,但却没有经历如此极端的情况。

圣经/子弹

不清楚是不是宗教信仰的关系,但战争期间英国的口袋圣经的确供不应求。母亲们纷纷给前线的儿子们寄去口袋圣经,期待奇迹发生。埃尔南德斯说:“有人相信很多军人因为在口袋里装了一本圣经,保护了心脏而免于一死。但只有两起关于圣经挡住子弹的文字记录。”一战期间共生产近千亿颗子弹。工业生产在一战期间占据重要地位,妇女也是。在工厂工作的妇女被称作“金丝雀”。阿尔韦特说:“因为她们经常接触填充弹药所用的黄色炸药TNT。长时间直接接触可能引起皮肤黄斑、红疹和呼吸道疾病,影响生育能力。”

通信

前线的一些作战部队已经有电话了,但线路是个问题。战壕是唯一可以联系到他们的地方,而且经常会受到攻击。因此,更简单的方法被发明了出来。阿尔韦特说:“信号、镜子、不同颜色的旗子和煤油灯等都成为不同战壕之间传递信息的工具。鸽子和狗等动物后来负责从一个地区将信息带到另一个地区。还曾经用士兵担任信使,在两地之间传递信息。这是前线最危险的岗位之一。希特勒就当过信使。”此外,还不能忘记电台的作用。当时已经开始使用能够收发莫尔斯电码的移动设备,但大部分都存在体积太大、太脆弱和接收范围有限等缺陷,更多是在海上使用。

逃兵

卡兰西说:“所有军队都有逃兵现象,但逃兵还是占少数。俄国军队中有整个营集体开小差的情况。一旦抓到都会枪毙。”俄国人参与一战的准备和心理状态比其他参战国要差得多,“军官都是高高在上的贵族,把士兵当替罪羊”。卡兰西说:“因此,最初的战役失败促使很多士兵杀死军官,也有集体当逃兵的情况。”

疾病

一战期间有900多万人死亡,但不全是死于战火。很多人死于流感、肺炎和结核病,甚至出现了一些战争期间特有的疾病,如战壕足病和战壕热等。需要强调的是,当时还没有抗生素的帮助。此外,虽然比例相对较小,但性病的确也占据一定的主角地位。例如法国就曾授勋给几名妓女,表彰她们成功地将梅毒和其他性病传播给了德国军人。

足球

足球运动当然也因为第一次世界大战而停滞。英国的1914-1915赛季仍有比赛,但已经不乏批评之声。到了1916年,足球活动就全面中止了,很多球员应征入伍,上了前线。甚至有一支完全由足球运动员组成的“足球营”。这些球员当中很多人死在了战场上,也有很多人立功授勋。

毒气

第一次世界大战也是历史上第一次化学战。有毒气体出人意料地袭击了毫无防备的官兵们。在防毒面具发明出来之前,人们想到的抵御化学武器攻击的一个方法就是在一块布上小便,然后用浸了尿的布捂住口鼻,避免吸入毒气。有多达12种毒气被用在了战场上,有催泪性质的,也有致命的。德国人首先研制并大规模使用了化学武器。1918年10月,希特勒就是因为受到芥子气攻击而短暂失明。

帝国/通货膨胀

卡兰西说:“这些国家过于骄傲自大,帝国主义思想太强,不肯让步,除了滑向战争的悬崖以外,别无选择。”但是野心没有成为现实,反而终结了四大帝国。第一次世界大战不仅血流成河,也彻底改变了欧洲的地理版图,重创了德意志、奥匈、沙俄和奥斯曼土耳其四大帝国。一战留下的另一个烙印是战争经济问题。债务是交战双方面临的共同问题,还有严重的通货膨胀。消费品越来越少,因为一切都用于制造武器,对社会低收入阶层造成严重影响,为骚乱提供了土壤。(上)

原标题:桃色风波+黑研报:券商电话会议为何频出“奇闻怪事”?

券商电话会议再度出现“奇闻怪事”,这次是新时代证券电话会议中爆出“桃色事件”——有人自称是该券商研究所行业分析师的老婆,自爆老公出轨、乱写黑报告。

类似的乱象总是不定期在资本圈上演,引发市场热议。此前券商电话会议就发生过邀请假专家、假公司高层、将小职务粉饰成大职务等案例;关于“黑研报”一事也并不少见,未实地调研便下预判、夸大业绩预判等情况也最后被“打脸”。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不管是电话会议还是研究报告频出事端,都反映出券商机构合规和风控没有做到位,而背后的原因则可能是未能抵御利益诱惑,但不争的事实是,未来针对券商行业的合规将越来越严。

揭秘券商电话会议乱象

“我是新时代证券研究所马浩博(音)的老婆张艳萍(音),马浩博在外面包养小三、嫖娼被抓,带小三睡到我们家里来,他在外面乱写黑报告,乱拉票,乱赚这些脏……”8月13日晚间,新时代证券的电话会议提问环节出现这么一段突如其来的“爆料”。

涉事的新时代证券次日发布声明称,有人假冒新时代证券研究所员工参会,故意扰乱会议秩序,将对电话会议中的情况做进一步调查,将尊重事实,对于不良风气坚决抵制。

此事一出立马引发金融圈的关注,在“八卦”群众将注意力放在“桃色事件”之余,也有圈内人士将注意力放在了频出乱象的券商电话会议背后。

在这之前,券商电话会议曾出现过邀请假专家、假公司高层、将小职务粉饰成大职务等案例。其中,2016年8月份,国泰君安在一次解读滴滴和优步中国合并事件的电话会议中,所邀请的滴滴出行高层被指冒名顶替,事后经核查确认,“由第三方服务公司邀请参加当天电话会议的’滴滴副总裁张总’并非滴滴出行公司现任员工,亦未担任副总裁职位”。

缘何券商电话会议频出“乌龙”、闹“怪事”?在了解原因之前,从券商电话会议到底是如何召开的、有何潜规则或许可以一探究竟。

“以我所在券商研究所为例,开电话会议的流程是,券商研究所内部发起,由负责电话会议的老师预约电话发布平台,并向后者提出所需要的客户要求、主讲的题目。此后,我们会向客户进行内部推送,辅之以一定程度的微信传播,微信群主要是我们的微信客户群。”一名大型券商策略分析师称,以他所在的券商机构为例,在传递电话会议的信息时更为谨慎,销售部门会再度审核一遍。

另一名曾有10年券商分析师履历的资深人士介绍电话会议流程称,一般程序是主持人开场——分析师或邀请的嘉宾发言——听众提问,“电话会议参与的人员少则几十人,多则四五百人”。

对于电话会议中的嘉宾是如何被邀请的,上述资深人士称,一般是由研究员邀请专家人士,“有些嘉宾则是研究员的朋友”。一券商行业分析师也称,“一般是邀请认识的、知道底细的人士作为嘉宾参会。”

而关于券商电话会议常出现邀请假专家、抬高嘉宾身份等乱象,上述资深人士称,曾听闻过相关的事情,“那可能是因为分析师被逼急了吧。人脉广是券商招聘分析师的重要参考依据,譬如当前招聘宏观分析师多从有政府背景的平台招募。分析师邀请到知名的专家、官员,则可向券商研究所的领导表明自己有渠道、人脉广,有利于在公司、行业中立足。”一般而言,分析师将邀请来的嘉宾上报,都会通过,管理层也不会逐个查所邀请的电话会议嘉宾的真实性。

另一家券商研究所人士称,电话会议中的嘉宾有券商自己邀请的,也有第三方公司邀请的,如果是第三方公司邀请的话,可能券商方面对嘉宾的信息并不了解,也不知道嘉宾所讲的内容是否为投资者所感兴趣,不过一般情况下,券商都会和嘉宾做一些前期沟通。

除了邀请嘉宾之外,券商电话会议还需要邀请听众。第一财经记者获悉,听众一般为机构投资者,由券商销售人员邀请,正常情况下,没收到邀请的人员不能参与电话会议,但是实际情况中,在知道电话会议号码和密码的情况下套用机构名称也可以混入电话会议中,少数情况会逐一核对邀请名单,阻拦未被邀请人员参与。

“之所以会出现这些乱象,主要是由于合规和风控没有做到位。”上述资深人士称。上述券商研究所人士则称,券商电话会议合规方面将越来越严格。

“黑研报”再被抖出

此次新时代证券的电话会议也爆出“黑研报”一事。而有关这方面的乱象和讨论一直未有停息。

第一财经记者查阅中国证券业协会信息发现,马浩博目前确实在新时代证券担任证券投资咨询业务(分析师)一职,此前曾在海通证券、东吴证券同样的岗位任职。

2016年10月13日,东吴证券发布由马浩博、汤玮亮撰写的研究报告《福成深度报告二:3个100亿支撑市值翻倍》。当年10月25日,福成股份发布澄清公告,对相关失实内容逐一反驳。

2016年11月,江苏证监局对马浩博等人采取监管谈话措施,给出的理由是,“因报告质量存在严重问题,报告未遵循合规、客观、专业、审慎的要求,未能保证引用的信息来源合法合规,研究方法缺乏专业审慎,分析结论依据不足,违反了《发布证券研究报告暂行规定》。”

类似的情况在资本市场并不少见。2017年7月,一份关于方大炭素的券商研报做出关于“7月份公司净利润预计达到5亿元左右,高利润大概率持续到明年3月,年化盈利能力已达70亿元”的预判,引起交易所关注及质疑的同时,也引发市场热议。

之后方大炭素回复交易所问询函称,该公司短期内无扩产计划,石墨电极价格预计长期将难以维持,而券商分析师预计“7月份公司净利润达到5亿元左右”与事实不符,“年化盈利能力已达70亿元”缺乏判断依据。事实是,2017年方大炭素的净利润为36.2亿元,与上述研报的预测金额相距甚远。

上述有10年券商分析师履历的资深人士认为,分析师应该是没有进行真实的调研,凭借主观臆断和遐想写作了相关研报,研究所也未尽合规的职责。“事实上,在行业中,券商分析师,尤其是登上新财富排名的券商分析师被各方利益驱使,买通分析师的途径很多, 一些庄股买通分析师写研报,意图拉升某只股票。”他称。

也有券商界人士透露,实际上,一般上市公司都会与相关的行业分析师建立长期固定的关系,提供一手信息,或者分析师在上市公司需要的时候提供战略意见等,双方类似是相互默契合作的关系。

“过去监管层对’黑研报’也有监管,现在这一乱象已有明显好转,但依旧屡禁不止,背后原因是利益的驱使。在金融圈财富集中,人的欲望被放大,从业人员很容易站不住立场。要杜绝此类事件,除了监管层的严监管、券商严守合规和风控,更重要的是,分析师要有信仰,守得住自己的信仰。”上述资深人士补充称。

实际上,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监管层对于不规范研报加大了监管力度,当时沪深两地交易所分别在其官方微博上披露,将四方面加大上市公司一线监管力度,其中之一为继续将可能对公司股价造成较大影响的券商研究报告纳入监管范围。之后,监管层对券商分析师的言论和研报监管更日趋收紧。

上述券商研究所人士称,现在关于研报方面的合规比以前更严,深度研报必须进行实地调研,所写研报需要质量控制、合规等多个程序都通过才能对外发布。

编辑:黄向东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未经第一财经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将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慈禧太后可以说是清朝历史上最大的败家
    要说到慈禧太后,那还真的是无人不知,很多
    孙中山成为大清掘墓人,背后的他们功不可